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-德行法律专业服务团队
广州知名律师团队、广州法律顾问、广州律师、广州刑事律师、广州离婚律师
服务领域:刑事辩护、离婚纠纷、合同纠纷、房产纠纷、经济纠纷等民商事领域纠纷、企业法律顾问
广州知名律师咨询热线
平先进律师18520444955
高静婷律师13925127176
法律顾问
 联系方式
平先进律师:18520444955
高静婷律师:13925127176

广州离婚律师:假如我是吴秀波,我该怎么做才能笑到最后.......

 二维码 305
发表时间:2019-01-20 15:55

吴秀波在国内一直是演技派的艺人,他塑造的很多角色都非常的深入人心,尤其是在《军师联盟》中还原了司马懿的谨慎、隐忍、富有谋略的形象。今天突然奇想,在这场娱乐圈风波中,如果我是吴秀波,我该怎么做,才能笑到最后。(文章中的内容纯属调侃,如有雷同与本文无关)

案件的起因是陈昱霖,那么要让这个事情销声匿迹,绝对不能像薛之谦一样,公开和李雨桐网上撕逼,毕竟这么多年,无法确定陈昱霖还掌握了什么资料,假如我是吴秀波,我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发言,不反驳,然后私下找陈昱霖进行和解。

但在金钱和感情面前,陈昱霖想要的利益,提出无休止的要求,对于明星本人和家庭都是无法满足的,特别是如果她进行了长达一年半的恐吓和威胁,一次又一次的索要巨额财产,从几百万到几千万。既然条件谈不妥,假如我是吴秀波,我希望家人和孩子不再受到恐吓骚扰,过平静的生活,但是我不可能为了她把所有的钱都赔偿给她,所以,我需要另辟蹊径进行自救:

1、陈昱霖来跟我来谈分手费,那么一定会涉及到巨额的赔偿,且她在感情上受到了挫折,她在跟我谈的时候,一定不是最理智的状态,既然不是最理智的状态,她威胁和恐吓我是非常有可能的,那她既然是一个复仇之火,我就帮她扇个风,我想办法让她的贪念与日俱增,让她不断的找我索求,哪怕签了协议继续恐吓我要钱,那这样,我就有办法收集她敲诈勒索的证据了。

2、我要在陈昱霖的威胁下给她一笔巨款。敲诈勒索罪数额特别巨大的起刑点是十年以上,我既然已经做了第一步,我就要帮陈昱霖完成第二步。如果她敲诈我,我不给钱,达不到既遂的话,那其实刑期肯定到不了十年,那我就顺水推舟,她要几千万我不会给她,但我会先给她一笔巨款让她的起刑点到达十年以上的既遂。既然是到了敲诈勒索罪金额特别巨大并且既遂,就算她再委托律师,也很难辩护到十年以下的刑期了。

3、我要让陈昱霖无法自首。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我既然布置好了所有局,我的这个局就要是天牢地网让她逃无可逃、避无可避,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就是,让她没有自首的机会,一旦她发现了我的局,然后去自首,根据我们国家的刑法,自首可以从轻、减轻处罚的,我不希望这一幕的发生,我这么精心和完美的局,我不会让她有机会。我先报案,然后哄骗她回国,然后在她下飞机的时候,直接公安机关的人将她带走,她连最后自首减刑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假如我是吴秀波,我不会认为我有错,我和她只是情侣关系,我们国家婚姻法并不保护情侣关系,也不存在所有的分手费,我给她一笔分手费就已经不错了,如果她还缠着我,对不起,我只是自救。

但解决了陈昱霖的问题,就会有下一个问题,陈昱霖的家属的问题,她的爸妈一旦知道了这个事,一定会想办法希望谅解,如果不谅解的话,她爸妈一定会在他人的指导下在网上曝光,现在的媒体特别喜欢炒作各种热点,假如我是吴秀波,我在设好了陈昱霖的局的时候,我就已经开始要准备后手了:

1、陈昱霖的父母的文化水平很低,他们在网上的发文一定会是在他人的指导下发出去的,不然怎么连违反“公序良俗”这么法言法语的话都说得出来?他们一定会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弱者的形象,一个希望挽救自己子女的父母形象。媒体就是双刃剑,他们二人想要伤我,那就免不了对我的侮辱和诽谤,既然如此我就继续的顺水推个舟,我继续在网上不回应,继续任由他们的侮辱和诽谤行为。

2、我继续在网上不回应,不代表我就没有任何的回应措施。我要做另一件事,就是我绝不谅解陈昱霖,我会让律师继续给法检系统施压,要求对其进行最严厉的处罚,让她罪当其责。《legal high》里面堺雅人说了一句话:胜利即是正义,我现在要的是胜利,我会用最强硬的手段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。

3、一旦拿到了陈昱霖的刑事判决书,就是我反击的时候了。既然刑事判决书拿到手里,那么之前陈昱霖的父母在网上对我的行为就是侮辱和诽谤,每个人都必须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,哪怕他们是在他人的指导下做的,他们早不发声,晚不发声,就在我的新电影《情圣2》即将上映前发声,既然如此,陈昱霖的父母也需要对他们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,这个时候,我可以去公安系统报案侮辱诽谤罪,如果公安机关不立案,我可以走刑事自诉程序,如果还是不行,我可以让律师提起民事诉讼。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。

媒体和民众这边的话,这次影响是有点大,有很多等着看笑话的人,但是有句讲句,既然开始了第一步,这都是在预料之内,假如我是吴秀波,媒体这边,我依然稳操胜券:

1、在陈昱霖热度第一天的时候,我不需要去做任何动作,这个时候我做任何的动作都会被喷,敌不动我不懂,敌若动我再动。等到陈昱霖父母的热度稍微下降一点后,我就利用我家人发表声明,表示陈昱霖是在威胁和恐吓我和我的家人,然后再通知公关公司,在各大媒体、自媒体、微博大V的微博下评论我不是什么好东西,陈昱霖就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三,这个时候公然的只针对陈昱霖一定会被认为是在洗地,那么我干脆就牺牲自己,让这些即喷我又骂陈昱霖的中立粉出面,表面上在黑我,实际上在黑陈昱霖,顺带减少我的舆论影响。

2、我继续等刑事判决书,一旦拿到刑事判决书后,我会在网上打肆炒作。陈昱霖这个时候成了敲诈勒索的犯罪分子,而我就是一个受害者,然后我会利用媒体、公关,把这个案件划分为一码归一码,淡化我出轨的问题(本来出轨也没什么问题,配偶也原谅了,且配偶也报案,是该起敲诈勒索罪的受害人),严重的去抨击陈昱霖的敲诈勒索,这些所谓的网民的风向要转变何其容易,我要做的,就是等,静静的等,不能隐忍便成不了大事,我要等的就是刑事判决书,等到了,那我的东风就来了。

3、网民这边难吗?不难,非常容易,网民是健忘的。刚刚过去的张雨绮撕逼事件现在还有多少人提起?薛之谦和陈赫之前不是网民都说封杀,现在不是照样的风生水起?我会因为这件事玩不下去,不可能的,现在虽然都在骂我,那又如何,这阵风一过,就随风飘散了。

 

 这个世界,年轻人太浮躁,这个游戏规则,谁能隐忍,谁心够狠,谁就玩的最好,假如我是吴秀波,我一定能笑到最后。


姓名
*
手机
*
问题
*
验证码
 换一张
*
提交留言
qrCode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
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——平先进律师团队

我们是广州知名的律师服务团队,我们有广州知名的
刑事律师和离婚律师为您提供专业的法律顾问服务。
联系电话:
平先进律师18520444955    高静婷律师13925127176
办公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强路1号珠控国际中心1108-1110
一分钟学法律